通化日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A2版 新农村
·产业带动让贫困户富起来
·专题调研区域特色农业发展情况
·农村医疗保障关键在扶智
·
·
·清河镇“毁林种参”整改再落实
·招聘会通知
·
 
文章搜索
2019年9月17日 星期二 第A2版 新农村

发表时间:2019.9.17 文章来源:本报讯 浏览次数:   

  (上接1版)那个年代的建设银行,履行着服务国家基本建设的“守计划、把口子”的单一财政职能,工作内容平凡而单调。对于习惯过部队生活的副团职军官吴国华来说,到银行工作就犹如一切从零开始的新征程。不懂业务,他拼命地学习;不了解情况,他就频繁地下基层、搞调研;不清楚工作流程,他就主动向先来建行的同志虚心请教,一段时间后,他很快熟悉了建行的政治工作和业务工作。当时通化地区(现在的白山市及所辖县、市、区都归属通化地区管辖)建行下辖18个支行和办事处,支行与支行之间都是崎岖的山路和石土路。吴国华分管的会计和拨款工作是行里的主要业务,需要经常下到基层支行检查指导工作。18个分支机构风餐露宿般地走完一趟需要1个月的时间,导致每年有大部分时间不能回家。因此常常是顾不上家里的妻子和三个刚上学的孩子,平常家里煤球制作、冬储蔬菜等重要体力活都落在了妻子和十几岁的儿子身上。由于吴国华工作认真一丝不苟,特别较真儿,于是乎同志们给了他一个雅号“老马列”。
  质朴的生活不变的情怀
  1983年,在通化地区建行工作了20年的吴国华,还剩下几年就要到离休年龄了,那时他对建行的业务也熟悉了,通化市的熟人更是结识了很多。但是他却在58岁的时候来了个第三次人生大转变——提前离休,这可以说是老伴儿哭了好多次才促成的,他在1983年3月18日写给上级组织的离休申请书上说出了原委:“儿子高中毕业已经三年多了,至今还在家中待业,没有正式工作。目前国家对待业青年的工作安排起来很有困难,我不能给组织再找麻烦。现在上级有文件,我现在离休回家可以让儿子接班,望组织上给予审批。”于是,他便铁了心地选择提前离休,儿子也按照当时的规定顺利地接上班,有了一份正式的工作。后来,通化地委的一位老领导得知他提前离休的理由,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老吴啊,你提前离休咋不告诉我一声呢?你是老革命,你儿子的工作只要和我说一声,就能想办法安排嘛。”对此,吴国华报以歉疚的微笑。1986年的深秋时节,全国人民爱戴的叶剑英元帅逝世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打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吴国华经常把自己锁在小屋里,默默地流泪……
  那些年,提起吴国华的爱人魏艳芳,通化建行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因为从来没有见她到建行来过,魏大姐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在广东、在北京,吴国华一直没有请求过组织为爱人安排工作的事儿,刚到通化那几年也是这样。可想而知,一家五口人的生活全靠吴国华一个人的工资维系了多年。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通化地委领导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主动帮助张罗他爱人的工作,40岁的魏艳芳终于得到了一份没有编制的街道大集体工人的工作岗位,进而领到了一点儿微薄的工资。魏大姐勤劳贤惠,出嫁以前就学得一招儿独门的手艺——宁城老家的“凉粉儿”制作。八十年代中期,吴国华和爱人都退休了,三个没有成家的孩子需要钱,老家农村的四位老人众多的子女中就老吴夫妇在城里上班领工资,老吴每个月还得从微薄的工资中挤出来一些钱接济给老家的亲人,因此贫穷一直萦绕着他们一家五口人。于是赋闲在家的他给老伴儿打下手,在建行楼下街边摆摊儿卖起了五毛钱一碗的“宁城凉粉儿”。这种用绿豆磨成粉的食材做出来的消夏小吃,成为通化市独一无二的街边风景,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八年多,街坊邻居们亲切地把魏大姐称作“凉粉儿嫂”,干上这个行当的那几年,老两口乐此不疲。
  老吴还是个不爱服输的人。退休老同志田明浩回忆起一件事:吴国华的儿子处女朋友时,为了讨好未来的儿媳妇欢心,老吴和老伴儿用卖凉粉儿积攒起来的钱,给他们小情侣买了一辆自行车。那时新的自行车买回家后是要花钱请人组装的,为了省下十块钱的组装费,他硬是决定自己动手,但是组装了一半,老吴自个儿憋得满头大汗还是继续不下去了,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把小田请到家里帮忙组装才得以完成。
  无悔的清贫坚守的初心
  吴国华的清贫和拮据是同时代通化建行人都知道的。长年黄上衣深色裤子是他脱下军装以后的标配,戒烟以前经常抽着他自己亲手卷的淋上一点儿蜂蜜的土烟来,也能让他抽得津津有味儿……但是人们又都说他是最富有的:“他的人生经历丰富、他的品行端正、他的口碑极好、老吴头非常平易近人、他团结领导爱护同志……”这是所有了解和认识他的人的一致评价。从1964年来到通化工作到如今的55年时间里,他只换过一次住房。现在的百十来平方米的房子还是二十多年前才住进来的,房子在三楼,是现在已经很少见的只有室外步行楼梯的那种老式楼房,楼体外墙现在已经破旧不堪了,但是一进到他的屋子里,十多年前铺就的淡黄色地板光泽似乎依旧;白色涂料的墙壁被粉刷得一尘不染;窗台上大小不一的花盆生长着各样盎然的花植。据几位老同志讲,在分配到这套房子之前,他已经把三、四次能分到新房子的机会都推让给了别人。住进这套房子之前,老吴一家五口人一直挤住在刚到通化时组织分配给他在玉皇山脚下那套实际居住面积只有26平方米的火炕楼一楼,屋里地面比室外低了半米,阴冷且潮湿,这套小房子他们一家居然一住就是二十多年,据说,他当时完全有资格住得上不潮不冷的二楼。
  在通化建行,吴国华的谦让是出了名的。以前单位过年时总会有点儿鱼、肉、米等实物福利的,当行领导的他不仅没有比普通职工多拿过一丁点儿的东西,而且回回都是不忘记谦让。每次都是别人领完了,他最后一个去领;分鱼和猪肉的时候,他也总是挑最小、最轻的那一块儿拿;有时候遇到东西不够分了,他就第一个站出来,拱手相让给其他没分到的人。
  吴国华夫妇生养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们对子女的严管更是大家公认的。他的家庭虽然一直清贫,但是若论在通化这个山区小城市,他的副县级的官位还是蛮高的,进而给儿女们找个门当户对的亲家也是很有可能的。但是他的两个女儿都嫁到了普通工人家庭,两个女婿的工作也都是普通的体力劳动者。儿子吴晓智虽然在建行是在编员工,但媳妇也就是个国营钢铁厂的普通工人,吴晓智40多岁行里有政策可以内退时,也只是一名没有任何职务的普通员工而已,现在57岁的他每个月的工资才3000多块钱。由于吴国华夫妇良好的家风家教传承,使得儿女们长大以后,深深知道父母的不易,感恩党和社会、满满正能量的家国情怀根深蒂固,孩子们都懂得孝顺老人和善待他人。吴国华的老伴儿魏艳芳五年前去世后,在建行内退的儿子和已经退休的儿媳就直接住到老父亲家里,当起了照顾独身老父的全职保姆。
  作为离休老干部,不少医院和药店都知道吴国华的那股子“小气”劲儿。过了85岁以后,老吴的身体大不如前,但他小病小痛是坚决不住院的。最近几年,他的心脏出现了一些问题,每次病痛难忍时才不得不去住几天院,稍微好了一点儿就急着回家。医生看他是离休老干部,劝他多做几项检查,他每次都嫌花钱多,都是只做那点儿和心脏相关的一两项。由于他时常要服用便秘药,他也总是要求儿媳买最便宜的那种,搞得药店一见到他的儿媳就不敢再说什么,直接拿给她那种固定品牌的便宜药。一直以来,吴国华虽说在离休干部中资历是最深的,但是他每年报销的医药费却又都是最少的。
  近十多年来,随着建设银行股改上市,员工的薪酬水平大幅度提高,有的支行行长年收入也达二十几万元,分行副行级领导的年薪水平更高。一些离休老干部心里不平衡,有时聚在一起聊天时总会说一些牢骚话,有的还鼓动大家去上级行反映提高工资待遇。每当这时,吴老都会站出来劝说:“我们能活到现在,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就知足吧。现在咱们的生活不缺吃、不缺穿不是挺好嘛,就别再给组织找麻烦了吧!经过他这个老革命一说,别人也就不好再说下去了。”
  前几天,新任通化分行党委书记黄广宇带队一行五人登门看望了吴国华老人,94岁高龄的吴老如往常一样穿戴朴素而整洁。大家落座后,吴老坚持要站起来为后生们沏茶倒水,让同行而来的建行新生代们大为动容。现在,老人的听力已经很差了,记忆力也减退得很快,坐在那里也没说上几句话,只是静静地、满目慈祥地看着晚辈们。经过吴老57岁的儿子吴晓智一再解释,大家才知道老人一辈子就是少言寡语,似乎无意让别人劳神去探究他那近乎传奇般的经历和往事。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已经成立一年多了,吴老他们爷俩也知道这回事儿,但时至今日也没有去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办理个登记什么的,对于这些,吴老总是看得很淡、很淡。但是看到他那笑眯眯且满怀童真般的脸庞,近百年的岁月似乎没有留给他沧桑和不安,有的只是从容、淡定、无欲、无求、开心和知足……
  这一切,也可能是吴国华老人延年益寿的缘由所在吧。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所刊作品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